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网  >>  媒体报道
媒体丨抽丝剥茧,让毒品“开口说话” ——记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副主任法医师严慧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29日

来源:2021年6月26日 劳动报 记者 李成溪


对于毒品,绝大多数人都是不寒而栗、敬而远之,但有人对此却毫不畏惧,甚至终日都与毒物亲密接触,她就是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副主任法医师严慧。她自2008年开始从事法医毒物毒品鉴定工作至今,经手的案件已超万件。在今年国际禁毒日前夕,记者走进司鉴院,探秘“鉴毒师”背后的故事。


走进颇为神秘的法医毒物化学研究室,不大的屋子里摆满了各类色谱质谱联用仪,仪器对面的屋子则摆满了检测所需的试剂试管,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往来穿梭其间。严慧正端坐电脑前,专注地观察着检测图谱的变化。


仅需三步骤 毒品无所遁形

“我们每天的工作分为三步骤,第一步是前期处理,接收到不同单位送来的样本后,对样本进行取样、研磨、称重、溶解、稀释、上机等工序……”严慧说,样品上机后,就可以进入第二步后期数据处理和分析,分析完成后就可进入最后一步——出具鉴定报告。


工作看似简单,但“每一步工作,都是一个挑战”。严慧透露,公安取样的检材有可能是粉末、药片、胶囊甚至液体,可谓五花八门。拿到这些样品后,需要迅速处理成可以进行仪器分析的状态,这就考验我们的提取纯化水平。“比如大麻饼干,里面大麻成分可能不到千分之一,我们要剔除淀粉等杂质,最终提取出无色透明的液体上机进样分析。”


提取纯化后,更大的挑战,是数据处理和分析。“目前,我们主要用到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液相色谱—质谱联用仪、高分辨质谱等仪器,对检材的成分和纯度进行检测。”记者在现场看到,仪器检测出的数据传导到电脑,就变成了一串串数字和一条条波动的曲线。这些数据,就是解开检材密码的钥匙。严慧告诉记者:“毒物鉴定就像是医生看病,这些曲线图谱就相当于医生手中的X光胶片,我要从这些图谱中破解出一个个色谱峰,再推断出化合物的元素组成,组合成完整的化合物并进行验证。”


抽丝剥茧 陌生检材现原形

毒物鉴定工作就是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更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可有些时候,严慧也会有“卡壳”的时候。


她回忆说,曾有段时间,毒品裸盖菇被伪装成巧克力在网上“蹿红”,不法分子还将其致幻性包装成营销噱头,诱导许多对此不知情的青少年。随着事态发展,毒品裸盖菇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某市得知一条重要线索后,抓获了犯罪嫌疑人,提取到一些可疑物质。但这些物质需经专业鉴定才能判定是否为毒品。该市禁毒大队两名民警便专程飞至上海找到严慧,拿出一大包暗绿色条状物质和深色蘑菇状物质,请求司鉴院检测。


面对陌生的检材,严慧优化了样品前处理方法,排除了植物基质对毒品分析的干扰。当常规的大麻、甲基苯丙胺、氯胺酮等毒品检测结果显示为阴性后,她继续在数据中寻找答案。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在检材中找到了两个可疑物质峰,随后又利用高分辨质量数、稳定同位素丰度、碎片离子裂解规律,破解出可疑物质的化学结构。化学结构破解后,她再有针对性地采用合适的行业标准对结果进一步确证,最终确定两个可疑物质峰分别为赛洛西宾和赛洛新,为贩毒案的定性提供关键证据并为进一步调查提供了科学可靠的线索。最终,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一个辐射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集种植、制造、贩卖于一体的网络制贩毒团伙。


无声的较量 不能有半点闪失

从事法医毒物司法鉴定工作10余年,严慧对各类毒品检测早已轻车熟路,但她仍谦虚表示自己对毒物的了解还远远不够。“毒物种类成千上万,但目前有明确检测方法的才500多种,我希望尽最大的努力破解未知的毒物之谜,这也是一名司法鉴定人的使命。”


“我们的工作是让‘毒品开口说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这就要求我们不能有半点闪失。毕竟鉴定出的毒品成分量有多少,是法院定罪量刑的关键性参考依据。我们需要用科学捍卫公正。”严慧说。

友情链接 司法部 科学技术部 公安部 最高人民法院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上海司法行政网 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光复西路1347号
邮编:200063  电话:52361148
ICP许可证号:沪ICP备06050203号-1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