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网  >>  媒体报道
媒体丨男子参加聚会从6楼一跃而下,司法鉴定揭真相!这类物质将被列管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02日

来源:2021年6月25日 上海法治报微信公众号 作者 陈颖婷 王洁


“娜塔莎”“小树枝”……这些美丽可爱的名字背后,却是蛊惑精神、伤害肉体的第三代新型合成毒品,它们的主要成分是合成大麻素。这些合成大麻素的新精神活性物质,被添加在卷烟、电子烟中,成为了吸引年轻人的“上头烟”。今年7月1日开始,中国将把“整类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和其它1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列为毒品进行管制。


那么合成大麻素类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是如何迷惑年轻人,它又会带来哪些危害呢?明天就是国际禁毒日,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进了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

公安机关缴获委托实验室检测的疑似含有合成大麻素的烟丝和烟油


一次聚会酿成惨剧

“我儿子是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跳楼呢?”张昊轩(化名)的父母至今也不敢相信,生活中阳光开朗的儿子竟然选择了如此决绝的方式离开人世。


2020年8月16日是杨晓峰(化名)的生日,张昊轩和几个朋友一起为好友庆生。酒足饭饱之后,兴奋的几人决定不回家。当天,他们入住了位于某省某大楼的一家宾馆。次日凌晨,张昊轩就从这家宾馆6楼一跃而下,当场身亡。

图片源自网络


当警方接到报案,到达该宾馆找到了张昊轩的朋友时,他们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张昊轩不见了。


从事发时几人异常的精神状态,以及张昊轩跳楼的结果,警方发现他们的异常都与吸毒后的症状高度吻合。“你们是否吸毒了?”警方立即向几人发问。


“我们只是抽了上头烟,但肯定没有吸毒。”杨晓峰等人言之凿凿。他们所说的烟,并非传统的卷烟,而是近年来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的电子烟。


为了找出张昊轩跳楼的真相,警方决定从他们口中的“上头烟”入手。很快涉案的电子烟就被送到了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

公安机关缴获委托实验室检测的疑似含有合成大麻素的烟丝和烟油


毒物化学研究室的法医提取了电子烟中淡黄色液体进行鉴定,检出MDMB-4en-PINACA成分。MDMB-4en-PINACA为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合成大麻素属于新精神活性物质,是不法分子为逃避打击而对管制毒品进行化学结构修饰获取的一种毒品类似物,具有与管制毒品相似或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张昊轩突然跳楼的谜团也就此解开。


“上头烟”包藏祸心

不是毒品,能够逃脱法律制裁,是这些所谓的“上头烟”大行其道的托词。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法医毒物化学研究室副主任法医师严慧告诉记者,目前,合成大麻素类物质被包装成各类形态,以“小树枝”“娜塔莎”等名称贩卖,主要滥用方式是溶于电子烟油及喷涂于烟丝、花瓣等植物表面,或者与大麻、氟胺酮等其他毒品混合吸食。


据了解,“娜塔莎”“小树枝”作为近年来国际上出现的新型毒品,在年轻的吸毒人员群体中占有一定的消费市场。其中,绝大多数人第一次吸食这类合成大麻素物质都是怀着一种好奇的心理去尝试,他们自己以为吸食的是“新型香烟”,结果却沉溺其中,丧失心智甚至丢了性命。


以第三代新型合成毒品“娜塔莎”为例,从外观看上去与普通烟叶、碎叶相似,一般人很难辨认。毒贩将合成大麻素稀释后喷洒在碎叶上,然后将其晒干,混进香烟内吸食,具有极高的迷惑性。

图片源自网络

“如今非常流行的电子烟,有时候也成为了此类毒品的栖息之地。”严慧表示,合成大麻素物质被加入电子烟油中。吸食者在吞云吐雾中感受着毒品的“上头”。


合成大麻素已在国外造成多人死亡

与传统毒品不同,合成大麻素是一类人工合成的物质,可以与人体内大麻素受体1(CB1)和大麻素受体2(CB2)结合。CB1受体主要位于中枢神经系统(大脑和脊髓),负责调节大麻精神活性效应。CB2受体主要位于外周神经系统,以及脾脏和免疫系统,被认为与痛觉调节和免疫增强有关。


在美国,香料、草药混合物或烟草等合成大麻素制品自2009年起作为大麻替代品流行。这些物质会产生很多负面影响,包括躁动、高血压、心动过速、急性肾损害、伤亡。合成大麻素最先从国外开始流行,自联合国毒罪办2009年开始监测新精神活性物质以来,合成大麻素已成为涵盖物质种类最多、滥用最为严重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之一。

图片源自网络


2009年至2018年,联合国早期预警咨询报告系统收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报告数量显示:兴奋剂类、合成大麻素类、传统的致幻剂类的数量位列前三,其中合成大麻素占比高达31%。由于许多合成大麻素的成分尚不清楚,使用者也不容易知道他们正在使用的合成大麻素的种类,这让其成瘾性和危害性更难以判断,由此产生的健康影响不可预知,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仅在2015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就收到了共计7000余例使用合成大麻素中毒的事件。


严慧给记者介绍了几个相关案例。其中,美国一名41岁的女性在家里吸食一种名为“Mojo”的合成大麻素产品,吸食不久后,她变得好斗,对家人使用暴力。她被孩子控制住,最后又变得毫无反应。不久,急救人员到场后宣布她的死亡。死后毒物分析发现她生前吸食过合成大麻素(ADB-FUBINACA)和传统大麻(THC)。


合成大麻素“铆牢”年轻人

合成大麻素所具有的时尚性和伪装性对年轻人有极大的吸引力。国外一名25岁的男子有酗酒史和滥用新精神活性物质史,他在一家网上商店购买了多包“合法兴奋剂”。由于依赖“合法兴奋剂”,他曾两次接受精神治疗。这名男子大约在11点到邮局取走了这个带有“合法兴奋剂”的信封。


从他同事的证词中获知,该男子打开一个“合法兴奋剂”包装,一边喝啤酒,一边把一些草药放到一个烟斗里抽了起来。吸烟后,这个男人停止了说话。他的同事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14:00-15:00。当时他喝醉了,昏昏欲睡,口齿不清,难以沟通。


下午16:50该男子和另一位朋友回家。随后他又吸食了“合法兴奋剂”,片刻之后倒在地上,气喘吁吁,呕吐,并逐渐失去知觉,但眼睛仍然睁着。他的母亲打了急救电话,医生到达后发现该男子躺在地板上,昏迷不醒,没有血液循环和脉搏。警察在现场发现6包“合法兴奋剂”??(粉末和草药制品)、一包空包装。

图片源自网络


尽管抢救成功,但该男子没有恢复意识,并于当晚18:00左右被送往重症监护病房。虽然进行了强化治疗,但该男子的病情并没有好转,住院第4天发生心脏骤停后死亡。死后他的血液和组织中检出合成大麻素MDMB-CHM ICA。


2014年,一项针对15-18岁德国青少年的调查显示,6%的青少年一生中至少消费过一次含有合成大麻素的草药烟雾混合物,1%的人在过去30天内消费过这种混合物。2020年联合国毒罪办的报告表明,在15-64岁人群中有5.3%使用过合成大麻素。由于许多合成大麻素在某些情况下会导致急性中毒甚至死亡,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的滥用还对公共安全造成威胁,也严重危害社会秩序,从2009年开始,世界上许多国家已陆续对合成大麻素类物质进行严格的管制。


我国成首个对合成大麻素列管的国家

严慧告诉记者,针对合成大麻素的滥用现状及危害,一些国家已经行动起来,通过立法等措施遏制合成大麻素的进一步流行蔓延。欧洲毒品和毒瘾监测中心的新精神活性物质预警系统为各国立法提供了依据,自2009年以来,欧洲各国相继出台政策管制合成大麻素。


而在新精神活性物质的管制上,我国一贯坚持厉行禁毒方针,打好禁毒人民战争,一些毒品管制措施超前于国际社会的步伐。据报道,在全球已发现的1025种非植物类新精神活性物质中,合成大麻素类有297种,占近1/3;我国已发现103种,潜在数量可能高达成千上万种。


2020年12月30日,国家禁毒办组织召开列管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等新精神活性物质专家论证会,对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及1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成瘾性、危害性以及滥用情况进行了评估论证。会议建议采取我国独创的整类列管方式,将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及其他相关重点新精神活性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进行列管。


今年5月11日,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将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和氟胺酮等18种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的公告》,决定正式整类列管合成大麻素类新精神活性物质,并新增列管氟胺酮等1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自今年7月1日起施行。这是继2019年芬太尼整类列管后,我国再一次对新精神活性物质整类列管,我国也成为全球首个整类列管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的国家。

友情链接 司法部 科学技术部 公安部 最高人民法院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上海司法行政网 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
 
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光复西路1347号
邮编:200063  电话:52361148
ICP许可证号:沪ICP备06050203号-1
微信订阅号